白斩鸡科科叫

科科科科科科

【全职】【喻黄】不想当旷世奇才的勇士不是好学生

又名:纯情少男恋爱记。(这破标题还不如就叫这个呢。沮丧)青春校园无脑小甜饼~


考试加油!!!!狂吼


 


 


 


 


1


夏天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学校是全球中最破的建筑,历史是八科中最无聊的一课。


当所有的元素组合碰撞在一起的时候,想想就让人面如死灰。


 


黄少天所在的中学是整个G市数一数二的,可他本人毫无要做全市数一数二好学生的自觉,在如此宝贵的上课时光中,在难得通晓五千年上下的机会中,在老师的唾沫横飞中,坚强地,不肯屈服地。


在草稿纸上做数学题。


 


他没有数一数二的自觉,这所学校也没有。如果新生报名考学校之前先来实地考察一番,十有八九人数减半。


老旧的风扇在教室上方顽强地转动着,吱吱呀呀地左右摇摆看着就让人心生畏惧。窗外的大榕树充斥着窗户一整片绿意盎然,黄少天伸手试图把铁架的窗玻璃再往外推一点儿,手就堪堪碰到了绿叶。黄少天饶有兴趣地开始骚扰叶子下的一只麻雀,麻雀尖叫一声跳开,老师狂吼了一声黄少天,他只能又讪讪地收回作恶多端的爪子。


谁也不知道那个胖老头子怎么从浑浊的粉笔浮尘中转过头来,透过比长城拐角处还厚的镜片,准确捕捉到他的行踪的。


这可能会成为世界未解之谜。


 


黄少天丝毫不气馁,转过头继续祸害草稿纸。斑驳的阳光点在他的书桌上,他攥起校服外套的袖子在布满先人前辈手迹墨宝的桌面上随意一抹,立刻是一片姹紫嫣红。


还不忘敏捷地跟着全班的动作整齐划一地把课本翻了一页。


黄少天盯着就像新买似的干净整洁的书页,看着看着就入了神。


 


黄少天觉得自己魔怔了。


写数学题能写成情深深意绵绵苦情表白书的,只能是黄少天了。


 


这是一种十分诡异的体验,在老师的辛勤教导下,在生不如死的教室里,在恐怖的考试日期倒计时下。


黄少天居然在写情书。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把草稿纸上的函数草图画成了一条鱼。


 


2


喻文州,人称我的霸道学生会会长,三年级一枝花,知识海洋里的一条虎纹鲨鱼。


在黄少天通讯录里的备注是亲亲小宝贝么么哒~


 


........


 


方锐拿着黄少天的手机一脸蛋疼,他艰难地扭过头看了捧着脸思春状看窗外小麻雀的黄少天。


妈的死给。


 


男生宿舍,一个神秘的地方。可以神圣堪比天堂,成为学霸制造厂,校草产出处,鲜花栽培研究所。也可以藏污纳垢,成为社会实践处,八卦新闻站...


...方锐盘着腿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地戳破了从下铺飘上来的粉红泡泡。


黄少天的声音锲而不舍地透过方锐屁股下的床板传上来:“怎么办小锐锐,我觉得我挺喜欢他的。”


方锐:“你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还有一个月考试您老人家作业写完了吗。别给扣着不许毕业了啊。”


黄少天:“......”


 


“写完了。”


方锐:“.......”


方锐:学霸麻溜儿的从哥纯洁的宿舍里滚出去。


 


黄少天愁眉苦脸:“我得不到他,我的头好痛,我的心好乱。我在这种情况下写数学都会写错的。”


上铺掉下来一张纸:“来,画个一次函数瞧瞧。”


黄少天不假思索地画了一道弯成蚊香的弧线。


方锐:“.......”


 


方锐匪夷所思:“我是真的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能折腾的人。喜欢就表白,爱就捆回来。这道理张新杰都懂你就不能实践一下?”


黄少天一脸落寞凄苦:“我怕他讨厌我,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方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沉痛:“滚吧,表白都不敢要你何用。男生宿舍不需要你这样没出息的。”


 


黄少天还想再说点,宿舍的门突兀地被叩了三下。


两个男生面面相觑。


 


深深的夜,破破的校园,空空的宿舍。


当所有的元素组合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新一季恐怖大片。


 


“开开门。”喻文州的声音闷闷地在门板后面响起,“我忘带钥匙了。”


 


3


没错。


校草黄少天,数学小王子,人称狂霸酷炫拽社会你天哥的暗恋对象。


就特么住他老人家对面床。


 


喻文州抱着厚厚一摞书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对面上铺把自己裹成一大团还在不断扑腾的棉被,在并没有空调的房间里讶异发问。


“少天,你不热么?”


黄少天继续扑腾几下,好歹把自己的脑袋弄出了被窝,顶着一张热的还是怎么着通红通红的脸儿朝喻文州露出一口白牙:“没事儿,我乐意!”


 


你个死没出息的。方锐惨不忍睹地捂住眼睛。


 


喻文州不置可否,径自走到自己的书桌前把参考书分门别类放好,顺带把黄少天桌上铺的天女散花般的文科课本也收拾好。他仿佛没察觉黄少天一路黏在他背后的两道目光,弯着腰开始收拾洗漱用品,不忘提醒广大人民群众。


“离最终战斗打响,还有二十一天。”


他回过头仿佛意味深长地看了从被子中解放出来的黄少天一眼。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还需继续努力。”


“等战斗胜利以后,我们就将迎来美好的......”


 


4


黄少天在一次函数草稿纸上继续乱涂乱画,鬼使神差地画出了一只鱼。


鱼眼里透出一丝诡异的光。


 


5


黄少天换了第三种解法,试图研究出战胜老师作两条辅助线的标准答案,提出了不作辅助线的大胆想法。


精明美丽的大胸女数学老师听完他的想法,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欣慰地扶住他的肩膀。


开始愤怒大吼。


 


精明美丽的大胸女数学老师兼职班主任。


黄少天痛苦地想了起来。


这是一个能浏览自己文科成绩的可怕的女人。一个兢兢业业不管你不良还是保送,天王神仙还是邻国王子只要是学生就要求文理兼顾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可怕的女人。


 


黄少天每天的空闲时光很多,这是这种恨不得把一秒钟掰成两分钟用的时期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


理科的课黄少天不听,因为他都懂。


文科的课黄少天也不听,因为他都不懂。


这么多时间不用来写情书还能用来干嘛?黄少天绞尽脑汁地思考。


 


保送生的丑恶嘴脸。方锐中肯地评价。


 


这是对奥数比赛冠军黄少天以外的同学来说很紧张的一个月,在讲完习题之后的十分钟精明美丽的大胸女班主任严肃认真地做了最后一次考前动员。黄少天恍惚地坐在一片“战胜自己,赢得未来”“你真的很不错你真的很不错你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坚决贯彻落实冯主任要么学要么死一系列方针”的口号呐喊中,觉得自己好像误入了传销组织,有一种奇幻的不真实感。


黄少天咽了一口口水。


低着头写完了第四种解法,然后在旁边开始默写鬼画符一般的英语单词。


昨天在自习室,喻文州把英语课本塞给他,说好歹看点。黄少天一动不动盯着他写满笔记的单词总表两个小时。


写了两个字,黄少天就开始感叹喻文州的字真特么太好看了,完全不是自己这柯基刨地般的字能比得上的。


 


Lo...呃,o后面啥玩意儿来着?


黄少天撑着脑袋想了老半天。


ve.


 


头顶的老旧风扇嘎吱嘎吱声嘶力竭地唱着一起摇摆,教室里摆放得如同奇门遁甲的一沓沓试卷在风里一页页地飘动,夏日里潮湿闷热的空气和粉笔灰搅和成一团。


乱七八糟,难以捉摸。


 


6


不知多少模的成绩下来了,日历被一张一张撕掉,整栋破旧的教学楼里每个人行走的速度都在不断加快,恨不得奔跑起来。每个人都爱惜成绩地过着教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忙碌生活,五点之后的教学楼空无一人,六点之后的食堂门可罗雀。


 


安然杵在楼梯口的黄少天成了一个异类。


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薄汗,在内心疯狂吐槽校服的不近人情的奇异设计,时不时瞟一眼表,很有耐心地在数数。


五点十三分,五点十四分,五点十五分....


黄少天茫然地仰望着被夕阳镀成金黄色斑驳粉墙。他拎着一瓶小卖部特产冰镇可乐,水珠顺着他刚刚刷完物理真题的酸痛腕子流下来。


 


很快,另一另类喻文州也出现了,走得不紧不慢,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就是挠得他心痒痒。


文科生方锐捂住了耳朵。


 


五点十九分二十六秒,黄少天眼疾地看见喻文州的炫酷跑鞋在楼梯拐角处出现,手快地一把摁在自己的胸膛上,闭上眼睛酝酿了一下,扯着嗓子就开始嚎。


“啊,你为什么看不见我的心,你为什么不懂我的情。我的心好冷,我的情好痛。快!快抱住我!用你炽热的爱.....”


 


喻文州惨不忍睹地捂住了眼睛。


 


要问一个理科生怎么作情诗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而黄少天同志为了他纯洁而又热烈的爱情,毅然决然地在这条要命的,错误的,污染群众耳朵眼睛的道路上狂奔不止,一骑绝尘。


 


黄少天念完之后,很忸怩地凑过去,一张脸通红通红的,汗珠把鬓角都打湿了。但他顾不上这些,一双大眼睛熠熠生辉就盯着喻文州看。


喻文州伸出手,一时间却是在犹豫该揉揉他的头发呢还是捏捏他的脸呢。


诶呀,好难抉择。


7


完蛋了。


这是黄少天此时唯一的想法。


他搞砸了,喻文州不喜欢他,说不准还会觉得他恶心,怪异,神经病,臭流氓。


说不准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正缓慢沉进失恋的黑暗海洋的黄少天双眼含泪,殊不知喻文州竟然是一个选择困难户。


 


黄少天被突然贴在脸上的湿漉漉的冰冷易拉罐激得一个哆嗦,喻文州眉眼都是掩藏不住的笑意,已经开始抬腿迈步。


“走啦。”


黄少天愣在原地,赶紧挎着书包追上去,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喊。


“诶诶诶,等我一起啊!”


 


我们一起。


 


8


五点二十分,黄少天同志递出了人生中第一封情书。


五点二十一分,黄少天同志的初吻壮烈牺牲。


 


9


五点二十分,文科生喻文州第一次了解原来这个人类生活的世界还能有能把情深深意绵绵苦情表白书写成学术性数学论文的旷世奇才。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