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鸡科科叫

科科科科科科

【全职】【喻黄】Rebellious(1)

我去和邪恶的魔王打了一架救出了貌美如花的公主推脱了很久才摆脱美人的热情追求却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宴会高峰期马车堵在路上所以迟到了。——黄少天

 

 

 

黄少天裹着一股寒意进入装点完美的大厅,他紧皱的眉头在大门推开前就已经展平,但他摁在佩剑剑柄上的手还不曾放开。这不能怪他,他还没有习惯作为国王的日子,这身繁复的衣着他穿得不情不愿。国王真不是人当的,他想,比铠甲还重的衣服我还是第一次见。 

开门的侍者向他行礼,黄少天唔了一声,随即一瞪迎上来的昔日同僚,没好气地说:“行了,一想到要和你的烈焰红唇亲密接触我的手都要起鸡皮疙瘩了。”方锐原本装模作样要屈起的膝盖一瞬间又伸直了。黄少天把厚重的外套交给侍者,摸了一把脸上快要被暖气熏融的冰碴子,还站在门口磨磨蹭蹭不肯迈步。

方锐凑过来低声问:“干嘛,还生着气呢?”黄少天摇摇头,眉头又要皱起,方锐却说:“你迟到了,尽管你又伤心又生气,但是你还是赶紧进去......”他不着痕迹地朝旁偏了偏脑袋,“....是正经。”

黄少天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被方锐挡住的大厅里传来窃窃私语,点了点头,方锐又退开了,在人堆里朝他眨眨眼睛。黄少天立刻接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和礼仪行为,比十天之前高了不止一个等级。骑士和国王的待遇实在不能相提并论,这让黄少天觉得有点不真实的魔幻感。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装得冰山冷漠,一边慢吞吞地踏着天鹅绒地毯往灯光里走,一边用余光搜寻着。一号目标是他生命必需品,二号目标是他生命必需品存在的原因。他没有找太久,一是因为这种宴会上食物真的不是稀缺品,二是因为那个人在这种宴会上真的太耀眼。

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耀眼,是不动声色地就将自己与周围所有人区分开来了。

说不定是邪恶魔法的结界。黄少天不无恶意地猜想。

黄少天潮湿的脸颊或许真让他看上去风尘仆仆,所以宴会的主角也没有追究他的迟到理由是否不妥。

但黄少天的理由真的不容追究,去和邪恶的魔王打了一架救出了貌美如花的公主推脱了很久才摆脱美人的热情追求却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宴会高峰期马车堵在路上,这样的理由听着就让人觉得会同意的人脑子有点不便言说。

喻文州就是那个脑子有点不便言说的人。但除了黄少天没人会这么想。

黄少天这几天不爽到了极点,找着什么事情总得先用刺儿扎两下,扎不死泄愤也好。反正也没人能再用马鞭抽他。

所谓等级带来的特权,就是不用白不用的便宜玩意儿。

魏琛那事儿是火药,喻文州这事儿也是火药,只要遇着其中之一,黄少天整个都炸了。砸场之意溢于言表,但在这种宴会上的人物们看来这无异于青春期小毛孩的叛逆,笑笑就过了。

能自己改变的事情,就不叫命运了。

 

笑你个火鸡肚子里的大苹果。

黄少天在看到喻文州的微笑的时候面无表情地想。他的空空的胃部在尖叫,他的大脑和脚步在抗拒,但黄少天还是得走。尽管他已经走得像蜗牛一样缓慢,但终归是要走到今晚的主角面前的。喻文州笑得宽容极了,温柔的微笑里似乎有不易察觉的揶揄。周围的人自动自觉地退到几米开外,期待着两大巨头的接洽。

虽然黄少天并没有这个意思。

悠扬舒缓的音乐余音消散在重归于寂静的空气中,盘旋在他们头顶的灯光都要凝固了。黄少天冷冷地看着喻文州,盯着他那双近乎玻璃的浅色双眼。

黄少天皮笑肉不笑地提了提嘴角,喻文州坦然收下他丝毫不带笑意的目光,然后伸出了手。

黄少天阴冷的敌意像退潮一样缩回,瞬间就藏匿得毫无痕迹。在一干凝视之中,他轻柔而自然地托起喻文州的手,屈起一膝弯下腰,亲吻那枚硕大又冰冷的红宝石戒指。

 

“你今晚太吓人了,你那眼神我还以为你就要冲上去打人了。”等有机会逃离重重包围和层层封锁的宴会厅,已经是大半夜。方锐捂着自己的胸口像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黄少天端着他的盘子像老乞丐一样狼吞虎咽。方老妈子朝他翻了个白眼,“我的苦口婆心你有听到一个字吗?”黄少天嘴里塞着鸡肉沙拉唔唔几声,沐浴在月光下的花园如此浪漫的气氛被他嚼得乱七八糟。

他的心也乱七八糟的。

他不知道喻文州什么时候成的红衣主教,也不知道喻文州跟教皇是个什么关系。他不想知道,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乏味无趣,要是换上以前的他当作八卦都不会听。

但是现在的他不听都不行。

名义上的王和实权的教,哪个更位高权重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被提上了国王的位子。整个蓝雨王国,国王换了主教新的,主教上头的那老不死想干什么,黄少天不去猜他还唯恐黄少天不知道。

黄少天凶狠地一叉子插进盘子里,他气得不是魏琛的不辞而别,不是喻文州的从天而降。

那他到底在气什么呢?

黄少天盘着腿坐在窄窄的白砖廊上,漫无目的地搅和着一盘子沙拉,咔嚓咬碎一块红苹果,茫然地想。目光的焦点跟着叉子移动,戳着戳着才发现方锐已经老半天没出声了。黄少天疑惑地抬起头,喻文州沐浴在月光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那块苹果上一定下了毒。黄少天奇幻地看着喻文州,没由来地一阵眩晕。

相看半晌,喻文州才出声。

“好吃吗?”

黄少天:.......

 

 

 

 

 

 

黄少天:新鲜苹果,好吃不上火。

(行礼:国王对红衣主教需行吻手礼,具体行为是亲吻主教手上的宝石戒指。)

 

准确来说也不是中世纪背景,掺杂了一点别的东西,准确来说,呃呃呃呃应该应该可能也许或者应该是架空吧...

不知道整个故事写下来会有多长,总之写一千是一千吧。(心虚)

标题的意思是:叛逆的。(黄少天:喵喵喵???)

评论

热度(40)